花头熙子烫

黑夜还未落班,星星就还会来。我还未离开,但就不等你们回来,只希望天涯海角,各自安好。

棉花糖的梦

    九熙视角)

  

 我做了一个梦。

 梦到我们又去吃棉花糖了,老板给我做了个大的,可甜了,齁甜齁甜。喂你吃,你还弄到了衣服上,就是那件湖蓝色的大褂。嗯,甜味的大褂。


    不只是棉花糖的甜,还有你的。


    我就和你拿那件大褂,你没给我,你说176湖蓝色的大褂就这一件,刚好合身,不给。但是本来这就是一件小事,我们就却吵了起来,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我把棉花糖扔在了地上,我愣了两秒钟后,我后悔了。


     最后我醒了,被吓醒了,我们没吵过那么厉害,你说这梦好莫名其妙,那里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,明明就是反的,我们好好的。


    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醒了后就模模糊糊,好像睡了又好像没睡。心里空落落,身体轻飘飘的,很不得劲。


    虽然说梦是反的,但是,何九华,我不想和你吵架,在梦里也不想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我们,做朋友吧

狐狸能有什么坏心思?


只不过想和企鹅做朋友。


自从遇见你企鹅的那一天就一直跟着,


很想向前和企鹅说话,交朋友。


可是,他不敢,他怕吓到企鹅,就只跟在他背后。


他多期待企鹅可以回头对自己说:我们做朋友吧!


可是没有。企鹅应该不会接受他。



其实,企鹅不是不知道狐狸跟在后面,就是害怕,企鹅妈妈说过,狐狸都是坏蛋。所以就没回头。时间长了企鹅已经习惯狐狸跟着。



一天狐狸没在跟上。


企鹅就纳闷,他怎么不来了,跟丢了,不会啊,我已经很慢了啊。企鹅停了下来等,他怎么还不来,再不来我就走了。企鹅往后望了望,他没出现,企鹅很难过,猛地跑,往回跑。


他想:狐狸一定在后面,一定。


跑啊跑,企鹅小短腿都跑累了,靠在树干上,呼呼出气,他还是没有看见狐狸。


企鹅红了眼眶:“你怎么不跟我了”


他不在了,不会在了。


企鹅在树下哭了,这时草丛里有动静,企鹅红着眼看,他希望是狐狸,但是不是,是只拿着萝卜的兔子。


兔子:“你,怎么了?”


企鹅:“没什么。”


兔子看着企鹅,就把萝卜给了企鹅,就蹦走了。


企鹅拿着萝卜走了往着他最开始想去的地方。


天黑了,我到了,草原很大很广,一览无遗,但好像只遗了你。


“本来我以为,你会陪着我来呢。”


好遗憾,我以为你会陪我到达未来,可是到达的就我一个。


草原风很大,你还好吧,我留在风中的遗憾,应该不会打扰到你。






那么久了,我哪能让你留下遗憾,所以


“企鹅!”


企鹅回了头,看见了不远处的一对小耳朵。“是他吗?”


狐狸蹿过草到了企鹅跟前,“你好,我想和你做朋友。”脏兮兮的狐狸,伸着手冲着他笑。眼睛眯眯的,很好看。企鹅也伸出手抓住:“嗯”


草原上飞出了萤火虫,一闪一闪,一生一世。企鹅惊呆了,好美,莹星四起,风伴左右,光忽而起忽而落,企鹅眼里放着光。


他笑了,他们都笑了。


星光为你起,流星为你而落,我们随星河同在。



其实狐狸是先到草原,在这准备好,为企鹅准备好一切,然后等着企鹅来。给他一个最好的结友仪式。


“我想给你一场皓瀚的星光,企鹅。”


“我想送你一个绚丽的未来,狐狸。”


  我们,做朋友吧!